乡土树种已占据昆明宜良县,在这次霜冻中受灾的小叶榕和高山榕如果死亡

来源:花卉报

记者在霜冻三天后来到宜良县昆明泛亚花木城,只见主干道两边作为行道树种植的高山榕虽然树冠丰满,胸径有的达20厘米左右,但叶片已被冻得变成了茶褐色。在满地红苗木种植园,大棚中的袋栽三角梅叶色青秀,密密麻麻的花蕾含苞欲放,而大棚外的黄连翘球、三角梅球、三角梅造型苗等都已叶色大变、奄奄一息。在欣荣园艺苗圃,冠幅1米左右的袋栽三角梅尽管包裹着厚实的废旧树袋,但花朵、叶片都像水煮过一样,呈现出扭曲卷缩形态。在云南荣华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基地,一片叶色泛黄的高大乔木异常显眼。负责基地管理的是老板的父亲白生发,他说2016年年初发生的霜冻就让基地中苗木受损超过200万元,而这次霜冻除对非洲茉莉、木槿等小规格苗木造成伤害外,还有600株左右的小叶榕和数十株价值上万元的高山榕受灾。白生发告诉记者:在这次霜冻中受灾的小叶榕和高山榕如果死亡,仅小叶榕按市价每株1200元至1500元计算,就将损失百万元左右。在云南荣华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基地旁边,一家苗圃的3000多株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高4米至6米的蓝花楹同样因霜冻受灾。主人告诉记者:胸径10厘米和15厘米目前分别卖800元至900元和2400元至2600元,销售还不错。虽然知道会有霜冻,但冠幅大、树又高,根本没有办法防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云南为君开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等企业,在初冬时节就对容易受冻的树种实施无纺布包裹防冻,在这次霜冻中安然无恙。尽管当地苗农都从微信等各种渠道获知将出现低温霜冻的信息,但有人种植的是树高冠大的乔木,实施覆盖包裹防寒措施困难,或是设施大棚容量有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遭灾而束手无策。华夏园林的杨正春告诉记者,他们培植4年的2000多株台湾罗汉松就因为设施大棚不足而在大棚外受冻。杨正春说:现在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损失在2万元左右。

随着绿化项目越来越多,苗木的销售也越来越好。 记者杨艳辉/摄 “
由于今年上半年旱情不明显、雨季提前进入,加之苗农大量补栽去年因雪灾霜冻受损死亡苗木,致使昆明市苗木市场行情看好。与去年同期相比,不仅销售量增加30%以上,而且价格也不同程度上涨,其中地被苗价格翻了一番。

宜良县是昆明苗木市场的风向标。去年由于地被苗生产过剩,货多烂价挫伤了苗农的积极性,导致今年上半年因为货源紧俏而导致价格大幅度上涨。在宜良县段管村“南方苗圃”,“瓜子黄杨”、“龟甲冬青”、“黄连翘”等各种地被苗木品种丰富,长势良好。老板张俊良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地被苗的出圃数量最少都比去年翻了一倍,同样规格的‘红叶石楠’去年1块钱可以买到3株,而目前1块钱只能买到一株,‘金森女贞’的价格同样由去年同期的每株0.3元左右上涨到目前的0.6元。”

另一边,去年底发生的雪灾霜冻使王敏的“鑫源苗圃”种植的榕树等苗木受损惨重,因此今年他调整了苗木的品种结构,大量种植肋果茶、球花石楠、小叶冬青等云南乡土树种。“今年大家在种树时都特别注重树种的选择。上半年因为补栽换种因雪灾霜冻受损死亡苗木的多,因此抗旱、耐寒的乔木树种比往年都好卖,销售量至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0%左右,总体上乔木类的价格虽然没有地被的上涨幅度大,但也是近两年来最好的价格。”王敏说,目前以抗旱、耐寒盆栽为主的乔木树种在昆明市场上不仅俏销,而且价格涨幅明显。目前胸径6厘米的“小叶冬青”卖价达180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

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苗木事业部王兰萍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大部分绿化苗木的价格不同程度的上涨,我们公司的价格根据不同的品种,涨幅在5?10%。虽然价格上涨,但销售不错,特别是这个月,到目前的出圃量已相当于前2个月的总量”。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认为,昆明进入雨季后,开工的绿化项目会越来越多,因此苗木的销售也将越来越好。销售量预计会比上半年至少增加20%以上,价格估计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

但销量和价格上涨的背后,利润空间却并不乐观。“花木商讯”执行主编何宗瑞表示,往年上半年施工的绿化项目很少,而今年基本都在施工,因此直接拉动了今年上半年的苗木走势。“今年上半年,总体销售量比去年同期至少增加了30%,已恢复到2011年的水平。但是由于生产成本增加,主要是日工时费由2011年的六七十元增加到不低于100元,利润空间越来越低,再已不可能出现三、五年前面那种暴利了。”

这个论点得到了宜良县苗农王平的证实,最近两个月他支付给装苗等零工的工资每天平均都在3000元左右,生产成本的增加挤占了苗农的利润空间。他说:“现在起苗、装车的临时工都是按小时计算,白天每小时25元,晚上和雨天则每小时高达30元。除此之外,农药、化肥也比往年增加了不少,因此虽然苗价上涨,利润却没有增加多少。”

曹声贤表示:“宜良县乡土绿化树种的生产规模位居全省首位。虽然目前市场推广应用不容乐观,但我将会持之以恒的走下去,因为乡土绿化树种是宜良县苗木产业的生命线和未来发展的方向。”

298核心提示:昆明素有春城的美誉,但最近连续4天低温转晴出现的严重霜冻,使昆明宜良县部分耐寒能力弱的苗木受灾严重。记者在霜冻三天后来到昆明素有春城的美誉,但最近连续4天低温转晴出现的严重霜冻,使昆明宜良县部分耐寒能力弱的苗木受灾严重。记者在霜冻三天后来到宜良县昆明泛亚花木城,只见主干道两边作为行道树种植的高山榕虽然树冠丰满,胸径有的达20厘米左右,但叶片已被冻得变成了茶褐色。在满地红苗木种植园,大棚中的袋栽三角梅叶色青秀,密密麻麻的花蕾含苞欲放,而大棚外的黄连翘球、三角梅球、三角梅造型苗等都已叶色大变、奄奄一息。在欣荣园艺苗圃,冠幅1米左右的袋栽三角梅尽管包裹着厚实的废旧树袋,但花朵、叶片都像水煮过一样,呈现出扭曲卷缩形态。在云南荣华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基地,一片叶色泛黄的高大乔木异常显眼。负责基地管理的是老板的父亲白生发,他说2016年年初发生的霜冻就让基地中苗木受损超过200万元,而这次霜冻除对非洲茉莉、木槿等小规格苗木造成伤害外,还有600株左右的小叶榕和数十株价值上万元的高山榕受灾。白生发告诉记者:在这次霜冻中受灾的小叶榕和高山榕如果死亡,仅小叶榕按市价每株1200元至1500元计算,就将损失百万元左右。在云南荣华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基地旁边,一家苗圃的3000多株胸径10厘米至15厘米、高4米至6米的蓝花楹同样因霜冻受灾。主人告诉记者:胸径10厘米和15厘米目前分别卖800元至900元和2400元至2600元,销售还不错。虽然知道会有霜冻,但冠幅大、树又高,根本没有办法防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云南为君开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等企业,在初冬时节就对容易受冻的树种实施无纺布包裹防冻,在这次霜冻中安然无恙。尽管当地苗农都从微信等各种渠道获知将出现低温霜冻的信息,但有人种植的是树高冠大的乔木,实施覆盖包裹防寒措施困难,或是设施大棚容量有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遭灾而束手无策。华夏园林的杨正春告诉记者,他们培植4年的2000多株台湾罗汉松就因为设施大棚不足而在大棚外受冻。杨正春说:现在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损失在2万元左右。尽管灾情已过去多日,但部分受访苗农因缺乏灾后补救技术,在冻灾发生后只能任苗木自生自灭。一家公司的负责人直到记者发稿时都未到基地查看灾情。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没有行之有效的补救方案,苗木受冻了,看也无济于事,能活多少算多少吧。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云南乡土树种在这次霜冻中表现出极强的耐寒优势。长期致力于云南乡土树种开发的曹声贤告诉记者,球花石楠、滇润楠、金沙槭、鳞斑荚迷、五角枫、肋果茶、黄连木、桢楠、小果冬青、长梗润楠、小叶香樟、头状四照花、复羽叶栾树、马掛木、光腊树、云南樱花、云南木樨榄、昆明海桐、滇朴等云南乡土树种因抗性强而在霜冻发生时毫发无损。曹声贤说:云南乡土树种观赏价值高,生产管理成本比外来种低得多,是今后苗木产业发展中的优势树种,但目前推广应用并不理想。通过这场霜冻,有望提高人们对乡土树种的认识和了解,从而推动乡土树种的生产和应用。

昆明素有春城的美誉,但最近连续4天低温转晴出现的严重霜冻,使昆明宜良县部分耐寒能力弱的苗木受灾严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宜良县像刘志勇一样以培植乡土树种为主的苗企苗农还有很多。随着苗企苗农规模化生产乡土绿化树种的蓬勃发展,目前全县乡土绿化树种数量充足,大部分树种的价格与外调树种相差无几,有的树种甚至比同种同规格的外调树种的价格还低。尽管这些乡土绿化树种就有适应性强、抗病虫害强、需水需肥量小、耐寒、耐污染、常年不落叶,较为适宜绿化工程等优点,但由于认知度低,因此在绿化建设中的应用不尽如人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