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家里孩子已经够多了,看着录像里蠢萌的动物

图片 1

你看着从森林深处安装的摄像头传回的录像

   
 不曾在意这样一条繁华街道的背后还有一条如此幽深的巷子,路的尽头,数株腊梅已是花开朵朵,在初春暖阳的照耀下,金黄似腊,在凌寒而放,久放不凋。

刚刚和妈妈通完电话,她还询问我清明小假是否回家,然而我却毅然决然的决定不回去,原因太麻烦了,然后妈妈又问我想吃啥给我做最爱的牛肉干给我寄过来,我又说刚在网上买了一堆零食想吃啥我会自己买的,原因还是太麻烦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回答的这么云淡风轻挂完电话我就想哭,说不想回家不想爸妈是假的,但是不想让他们太担心也得学会自己长大。

我今年40岁。老家在偏远大山里。从小我就不知道自己亲父母在哪,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抛弃我,后来我猜,当年父母将我抛弃,或许是因为日子太难熬了,说到底,离不开一个穷字。

笑得拍桌子

 
树下,一位清瘦的老妪衣帽整洁地蜷缩在轮椅中,一位粗布麻衣,一身中式打扮,气质优雅的中年女子依偎着老妪,温柔细语:“娘,我是谁?”好久,老妪没有反应,女子不断地凑近她,她却不停地挥拳捶打,意要避开女子的靠近。“娘,我是小维啊,是你女儿啊!”似乎在一刹那,老妪突然有反应,似哭像笑,昂起头亲吻着女子,两个人在腊梅树下紧紧相拥,定格成温情一幕。

我和我妈妈就是那种见不得又离不得的关系,很久不见面就十分想念,待一起时间久了就会吵架拌嘴,真的是越爱越互相伤害,每每吵架非得把对方说哭才算胜利似的,但是事后想想又特后悔,想呼自己太嘴欠,然后看妈妈不开心了我又不要脸的去哄有时候就想干嘛要图得一时嘴快,都是最爱的人干嘛不能迁就一下,爱你不是挂在嘴边而是做实事在妈妈疲惫归家是端杯热水给她然后把热水对好让妈妈泡脚。

养母说,我是她早上去山上捡柴的时候在一个弯路处捡到的。她说我哭声响亮,她往前走了几步,我的哭声让她不忍心,又返回将我抱回了家。

看着录像里蠢萌的动物

 
女子是安庆古琴第一人张维娜老师,坐在轮椅上的老妪是她的母亲。早在二十年前就发现母亲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迹象,先后经历语言障碍到记忆力减退到行动不便到现在的完全失语,丧失行走的能力。今年开始,病情更加严重,智力也每况愈下,只相当于两三岁的小孩,从曾经思维敏捷,行事利落,辛苦操持一家人事务的母亲变成一个如幼儿依赖母亲般的依赖维娜,需要片刻不离照顾的老小孩。只要维娜一出现,她就会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自然是一阵兴奋;看见维娜换鞋准备出门,母亲就会神情落寞,啊啊啊的觉得好委屈,似在责怪维娜冷落了她。虽然没有言语交流,但是多年的日夜相伴,一个眼神,一句含糊的呓语,维娜都能准确地判断母亲的心情,连忙上前哄:小维要工作啊,小维要教学生弹琴啊。母亲又是一阵呀呀呀的呼应,很快就体谅了女儿的生活不易。搂母亲入怀,感叹时光太快,曾几何时,维娜在母亲一次次拥抱中慢慢长大,母亲却在拥抱中悄然银霜染发,敌不过岁月的流沙慢慢流淌,终究从美人到迟暮。我是曾经的她,她是曾经我,这是一段逃不掉的轮回,母亲残存的记忆已经记不得任何事物,但是这并不妨碍母女眼神的对视,透过眼神,彼此的心灵是相通的。

我和妈妈很少能心平气和的谈心,别人总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我就心直口快的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往往会忽略妈妈想什么,后来也是在此类事件发生的多了我就逐渐意识到,之后也会顾及我妈的想法再说的。

养母说,当年家里很穷,她和养父省吃俭用辛勤一年家里还是一贫如洗,因为他们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他们都比我大。孩子们都要吃要穿,她说日子真难。

盘算着怎么能领养一只小豹子

拨动琴弦,清婉流畅,悠扬清澈如山涧清泉,缓缓入心,甘甜自来,维娜的母亲听得入神。往事如昨,那些年,母亲还年轻,追随着她们广州发展,帮助亲人们打理内务,忙得乐此不疲,鲜花和掌声是对她们最大的肯定,也足以让母亲引以为荣。如今,为了能够照顾母亲,张维娜放弃了他城如日中天的事业,带着母亲回到故乡,在老房子开设了静心古琴舍,让古老的宜城在跨越半个世纪以后重现古琴音韵。慢慢弹琴,闲情偶寄,慢慢生活,品弹母女情意。病重的母亲是不能独立久坐,母亲本就娇小,现在更加的瘦弱,维娜走到母亲前,母亲自然地伸出双手勾住维娜的脖颈,维娜抱着她,两个人像袋鼠一样慢慢前行,一路行一路哄笑,累并快乐着。看着怀里乖巧听话的母亲,维娜感慨当下她对幸福的感受:很简单,就是每天还能喊一声娘!如今的母亲因为病重活在她任性的幼儿世界里,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只有我们改,作为女儿的维娜改,一改曾被母亲万千宠爱,反哺千万去宠溺孩童般的母亲。

开学前还和妈妈闹了不愉快,还扬言放假就不回来了反正看见我就闹心,自己闷在房间大哭一场,感觉自己满满都是委屈,可是当我真的吃完早点拉着箱子离开家的时候,妈妈满脸的关心,询问还要送我嘛,我抽抽鼻子说不用我自己都可以,转身关门我就泪奔了,离开家不心塞是不可能的,突然门又被打开,妈妈又一脸关心问我还要带什么不,我立马强装镇定说不用,然后so
cool的说完再见就下楼了,下楼还看见妈妈在楼上张望。

养母说,养父不同意养我这个多余的小家伙,家里孩子已经够多了。养母苦苦哀求,说就让我吃点剩菜剩饭,我这才得以留下来。

我在显微镜另一头笑的欣慰

 
八年前,母亲的病情突然直下,网上查阅到这种病情生命不超过三年到五年。几个比她母亲病情稍好的老人不幸都在五年之内先后离世。这样的情况令维娜在每一年换季或每一个节令前后,都忐忑不安,胆颤心惊。气候的忽变总是让母亲的病情处于不能受控状态,每每总感觉母亲要随时离去。患得患失中,维娜寸步不离母亲,任凭母亲婴儿般日夜吵闹,神志不清时对她掐揉推搡,只是一味地温柔以待,百般哄宠,耐心擦洗因大小便失禁弄在身上的污渍。如今五年过去了,维娜的母亲依然快乐地活着。前年,母亲满80岁,每月工资上多25元高龄补贴,第一个月领取的时候,维娜激动了,搂着母亲:妈妈,我高兴啊,不是因为多了这区区25元,是因为破了医学的魔咒,是因为老娘你还在,我还是有娘的孩子。维娜希望这象征生命意义的25元能拿得更长更久……
 

对于妈妈的爱现在的我只能做一些琐碎的小事来回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总归我还算很幸福的,爱你在心口难开,从来没有对妈妈说过我爱你,但是我用行动表明我有多爱你,你养我小,等你老了,我养你。

养母说,我很聪明,上了初中后,就没再花过家里一分钱,都是学校资助我,或者奖学金,因为我成绩好。

上千年后你们终于学会了使用电子设备

 
 母亲很早就有去美国的想法,去孙女求学定居的国度去看一看,维娜和家人总是苦于忙事业,一直未能让母亲如愿。当母亲病情加重带她回安庆后第一件事就是办妥所有的出国事宜,带着母亲,拖着轮椅,去了美国。在异国,看到孙女,维娜的母亲高兴得手舞足蹈,开心地推着轮椅眉色飞舞,像小孩一样搞怪连连,和外国人友好招呼,是外国友人眼中可爱的老太,完全不像一个病重患者。随后,又带着母亲去了马来西亚、泰国。回来以后,母亲已经不记得她曾经去了这么多地方,曾经那样心花怒放,但是这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维娜作为一个女儿完成了母亲的心愿,母亲曾经那样享受过快乐。这个过程,这个影像,这个记忆始终在,成为此生不可磨灭的回忆。

                                      最爱的人没有之一

养父在我十五岁那年生病去世了,他不去医院,说去了就要花很多冤枉钱。之后,家里就剩下了养母拉扯着我们五个兄弟姊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