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农牧区包虫病防治,就新疆农村卫生人才培养及配套政策有关情况通过全国政协渠道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率全国政协调研组来疆,就“西部农牧区包虫病防治”开展专题调研,为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相关议题做好准备工作。21日上午,调研组一行与自治区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在乌鲁木齐进行座谈。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卫生部原部长张文康率全国政协调研组来我区就农村卫生人才培养及配套政策有关问题进行调研。14日下午,调研组一行与自治区政协主席艾斯海提·克里木拜等进行了座谈。

包虫病是由棘球蚴绦虫寄生于人或动物体内引起的人兽共患寄生虫病,犬类为主要传染源,人和牛羊等多种动物是中间宿主。包虫病潜伏期长、早期不易发现,特别是泡型包虫病,因其致死率高,又被称为“虫癌”。
目前,我国共有350个包虫病流行县,主要分布在西部农牧区,由该病导致的农牧民因病致贫、返贫的现象十分突出。
6月4日下午,以“西部农牧区包虫病防治”为主题的第三十二次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召开。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有关部委负责同志汇聚一堂,为战胜包虫病建言献策。
目前,宁夏开展综合防治示范区建设、在全区禁止了放牧散养。新疆有65个县作为中央补助地方项目“包虫病防治”项目县,已累计投入专项资金2亿多元。据统计,2006年国家安排重大公共卫生包虫病防治项目以来,宁夏、新疆人群患病率等多个指标明显下降。
“包虫病综合防治策略是正确有效的!”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说。但他同时也指出,西部农牧区疫情流行广泛,疫区分布广,“新疆仍有16个流行县未纳入国家项目县范围”。他建议,应制定“十三五”包虫病防控规划,将中央包虫病防治项目覆盖到所有流行县。
在包虫病整个传播链上,人是最后被传染的,而犬、狼、狐狸以及羊、牛等牲畜是最主要的传染源,切断传染源很关键。
目前,我国已经研制出包虫病基因工程疫苗,在新疆、青海、四川和宁夏的试点结果表明,通过免疫,可有效减少羊感染包虫病。但目前来看,实施效果并不理想。
黄洁夫在发言中还建议,把握包虫病等人畜共患疾病的客观规律,把最终宿主犬的管理纳入防控重点。摆脱“财神跟着瘟神走”的财政拨付方式,中央财政设立专项动物防控经费,明确各级畜牧兽医部门负责犬驱虫和家畜免疫工作,明确流浪犬管理部门,提高动物病原防控实效,切断包虫病传染源循环链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认为,应借鉴我国防治血吸虫病的模式,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分类管理、综合治理、联防联控,人畜同步防治、重点加强对传染源管理的成功经验,加快早期、敏感和特异诊断试剂和新型治疗药物及疫苗研发,为包虫病防治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
“要想从源头上控制包虫病,应该人畜共防,走‘犬驱虫与家畜免疫相结合’的路子。”青海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蔡金山建议,开展犬只数量的调查,测算流浪犬的数量;做好家犬的驱虫和犬粪的无害化处理工作;开展牛羊包虫病感染情况的基线调查;加强动物检疫监督,做好患病脏器和病死牛羊尸体的无害化处理。
包虫病已被列为国家免费救治重大传染病之一,目前主要是免费提供治疗药物阿苯达唑以及手术治疗专项补助8000元,这大大减轻了包虫病患者的医疗负担。然而,在包虫病高发区,家庭聚集发病的现象较为多见。因此,不少包虫病患者家庭不得不靠低保救济生活。
“中医药疗程短、毒副作用小、价格便宜!”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曹洪欣说,应把中医药防治包虫病纳入国家规划,以防治战略前移与加强中医药防治为重点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机制与政策支持,把中医药治疗方法纳入医保范围,形成中西医优势互补的包虫病防治体系。
“目前,各地区、各定点医院水平及各学科的发展不均衡,一些医院碰到重症病人不敢也不愿意治疗。”全国政协常委、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外科中心主任刘迎龙提出,依托上级医院建立覆盖全省的技术指导和培训中心,对定点医院进行规范化培训,提高定点医院的影像学、实验室技术、外科手术技术等各项诊治水平,各学科协调发展,减少漏诊率,方便患者就近接受手术治疗,减轻患者医疗负担,重症患者还可以采用远程会诊或专家下去指导等方式。
座谈会上,委员们一致认为,要想实现到2020年基本控制包虫病流行的目标,应完善规划、落实责任;综合防治、重在源头;增加投入、明确重点;部际联动、卫生计生委牵头,多措并举,扎实做好各项防控工作。

包虫病是由棘球蚴绦虫寄生于人或动物体内引起的人兽共患寄生虫病,犬类为主要传染源,人和牛羊等多种动物是中间宿主。包虫病潜伏期长、早期不易发现,特别是泡型包虫病,因其致死率高,又被称为“虫癌”。目前,我国共有350个包虫病流行县,主要分布在西部农牧区,由该病导致的农牧民因病致贫、返贫的现象十分突出。6月4日下午,以“西部农牧区包虫病防治”为主题的第三十二次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召开。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有关部委负责同志汇聚一堂,为战胜包虫病建言献策。目前,宁夏开展综合防治示范区建设、在全区禁止了放牧散养。新疆有65个县作为中央补助地方项目“包虫病防治”项目县,已累计投入专项资金2亿多元。据统计,2006年国家安排重大公共卫生包虫病防治项目以来,宁夏、新疆人群患病率等多个指标明显下降。“包虫病综合防治策略是正确有效的!”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说。但他同时也指出,西部农牧区疫情流行广泛,疫区分布广,“新疆仍有16个流行县未纳入国家项目县范围”。他建议,应制定“十三五”包虫病防控规划,将中央包虫病防治项目覆盖到所有流行县。在包虫病整个传播链上,人是最后被传染的,而犬、狼、狐狸以及羊、牛等牲畜是最主要的传染源,切断传染源很关键。目前,我国已经研制出包虫病基因工程疫苗,在新疆、青海、四川和宁夏的试点结果表明,通过免疫,可有效减少羊感染包虫病。但目前来看,实施效果并不理想。黄洁夫在发言中还建议,把握包虫病等人畜共患疾病的客观规律,把最终宿主犬的管理纳入防控重点。摆脱“财神跟着瘟神走”的财政拨付方式,中央财政设立专项动物防控经费,明确各级畜牧兽医部门负责犬驱虫和家畜免疫工作,明确流浪犬管理部门,提高动物病原防控实效,切断包虫病传染源循环链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认为,应借鉴我国防治血吸虫病的模式,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分类管理、综合治理、联防联控,人畜同步防治、重点加强对传染源管理的成功经验,加快早期、敏感和特异诊断试剂和新型治疗药物及疫苗研发,为包虫病防治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要想从源头上控制包虫病,应该人畜共防,走‘犬驱虫与家畜免疫相结合’的路子。”青海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蔡金山建议,开展犬只数量的调查,测算流浪犬的数量;做好家犬的驱虫和犬粪的无害化处理工作;开展牛羊包虫病感染情况的基线调查;加强动物检疫监督,做好患病脏器和病死牛羊尸体的无害化处理。包虫病已被列为国家免费救治重大传染病之一,目前主要是免费提供治疗药物阿苯达唑以及手术治疗专项补助8000元,这大大减轻了包虫病患者的医疗负担。然而,在包虫病高发区,家庭聚集发病的现象较为多见。因此,不少包虫病患者家庭不得不靠低保救济生活。“中医药疗程短、毒副作用小、价格便宜!”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曹洪欣说,应把中医药防治包虫病纳入国家规划,以防治战略前移与加强中医药防治为重点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机制与政策支持,把中医药治疗方法纳入医保范围,形成中西医优势互补的包虫病防治体系。“目前,各地区、各定点医院水平及各学科的发展不均衡,一些医院碰到重症病人不敢也不愿意治疗。”全国政协常委、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外科中心主任刘迎龙提出,依托上级医院建立覆盖全省的技术指导和培训中心,对定点医院进行规范化培训,提高定点医院的影像学、实验室技术、外科手术技术等各项诊治水平,各学科协调发展,减少漏诊率,方便患者就近接受手术治疗,减轻患者医疗负担,重症患者还可以采用远程会诊或专家下去指导等方式。座谈会上,委员们一致认为,要想实现到2020年基本控制包虫病流行的目标,应完善规划、落实责任;综合防治、重在源头;增加投入、明确重点;部际联动、卫生计生委牵头,多措并举,扎实做好各项防控工作。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原主任张基尧率全国政协“节约水资源、防治水污染”调研组来疆开展调研。

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向调研组一行介绍我区包虫病防治情况。

据介绍,截至目前,我区拥有近1.7万乡镇卫生院卫生技术人才,拥有注册乡村医生执业资格的基层医务人员13706人,其中具备正规中等及以上医学学历的村医仅2807人。

6月30日晚,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会见了张基尧一行。张春贤希望全国政协调研组通过此次调研,进一步给予新疆关于水资源方面更多更好的建议,使新疆在水资源开发利用上有更大进步。艾斯海提??克里木拜、白志杰、库热西??买合苏提、刘志勇参加会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