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负责团场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以来,及时把团、连队工作任务、技术要求

2014年7月,一年的“西部计划”志愿者生活结束,最后的半个月,爸妈一直在催促“太远了,别在那漂着了,赶紧回来吧”“大城市机会多,怎么着都能找下个工作”,电话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

亲爱的爸爸妈妈:

掐指算来,自从1990年大学毕业,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已经22个年头,在这22年里,深深尝到了新闻工作的酸、甜、苦、辣。1988年,我怀揣梦想,进入河南省郑州大学新闻系。老师说:恭喜了,你们读了一个可以成就个人激情与梦想的专业——新闻;注意了,你们可能将选择一个充满艰辛和挑战的职业——记者。毕业后我一直在团场宣传科新闻干事这个职业上摸爬滚打,报道大事小情。说来惭愧,作为团场的“土记者”,我没有惊心动魄的传奇经历,没有轰动一时的名篇佳作,有的只是一份作为兵团新闻工作者的义务、一份社会的良知,和一份从事新闻职业的责任。这22年,我用近5000余篇稿件,记录了所在团场的发展足迹,记录了职工群众的喜怒哀乐。我的身高不高,但我希望可以采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垫高我的人生。

岁月如流,我从事宣传工作9年有余,身为学校的一名宣传通讯员,除了完成外宣稿件外还兼任学校教育信息稿件。繁多琐事,我从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教书本职以外工作——那就是写作。干宣传工作,必须要与文字打交道,因此,时间和经验告诉我我必须笔耕不辍,我深深地爱上了新闻宣传这一行,爱上了写作,所以一直执着地追求着他。

相对于我从小生活的城市来说,团场条件差、单调乏味,说一无是处有点过分,但确实是没法比。但是,我居然瞒着父母转成了一二八团选聘的大学生。待遇留人、平台留人这些对我而言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我留下,只是因为,“他们对我挺好的,我走了会不会太没良心了”。

你们最近还好吗?时间悄无声息地逝去,转眼间,我竟已来到二二四团快四年之久。长这么大,从没写过信给您们,今天,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个机会,可是现在,拿起沉甸甸的笔却又不知该写些什么。

潜能:让我从科员到副主任

几年来,做为团场一名基层通讯员,我从没离开过团场,经常骑着一辆自己购买的zs-100型摩托车,跑遍20多个基层单位。基层单位的田间地头,我有着数不清的“穷亲戚”,团场变化,经济发展水平,在我笔下成为了一道道百姓喜闻乐见的新闻“大餐”。

我刚来时,丁克萍是一二八团政工办的主任,也就是我的领导,一听到我的专业是新闻传播,她对我十分上心。适逢一二八团组织全体党员为一位患病的志愿者捐款,她便让我写一篇消息。我写的标题是“一二八团开展为某某同志捐款活动”。我站在她办公桌前,背着手,低着头,“刻板的消息,毫无新意,这样的标题根本吸引不了读者,拿回去,重写!”很清楚的记得她当时的表情,一脸“嫌弃”,语气坚硬,工作后挨的第一次批评,让我消化了好久。

最近我们单位正在举办“写家书·传亲情”的活动,意在增强一线职工的爱家意识,充分发挥亲情在集体氛围中的重要作用,形成“写家书·传亲情”的良好氛围。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说过,人最可怕的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缺点,而是不知道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大。

“如果吃不了苦受不了累,不适合当通讯员;如果想发财致富,请不要当记者;如果对苦难冷漠,就不配当通讯员。”刚干通讯员时,宣传科领导告诫道,以后,我牢记这点,在团场里实现和超越着自己的新闻理想。扎根田间地头,挖出新闻“富矿”

我将改后的稿件给她看,“‘我们都在你身边’,还行吧。”她淡淡地说,好委婉的肯定。之后我又写了“丝带绣:绣一幅多元增收图”“为提升团场小城镇品味一二八团出资40余万元统一规范广告牌”两篇稿件。她坐着,左手拿着稿子,右手指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过,一句话一句话的给我点评。我站在她旁边,那一刻,我觉得她好像我的老师,在给我批改作业。

三年前,从大学毕业后,你们为了给我找工作,东奔西跑,托亲戚朋友,当你们如愿以偿的为我安排了工作。我却不顾你们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来到祖国的西北边陲——兵团第十四师二二四团。二二四团是兵团在21世纪新建的第一个现代化团场,位于和田地区,地处昆仑山脚下,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气候十分干燥,时不时刮起的沙尘暴让我们这些新人很不适应。当时想回家的欲望油然而生,但性格倔强的我还是选择了坚持。不过如今,我已经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爱上了二二四团,爱上了我的第二故乡。

执着于新闻的我,在这片田地里默默耕耘。有过三更灯火五更鸡的疲惫,也有过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苦恼;有过儿子生病,而我却因采访任务不在他身边看护的尴尬,也有过外出学习、开会仍不忘写稿件的着迷劲;有过别人唠嗑我去中央党校成人教育学院走读的充盈,也有过病榻上奋笔疾书的快乐;有过父亲去世因工作需要参加不了他老人家葬礼的痛楚,也有过别人娱乐独我爬格子的投入。潜能如是挖掘,潜能如是发挥。我在这文字之河里尽情地畅游和迷醉,一任灵感之泉簌簌流淌。孤独常常朝夕相伴,付出不知几何,青春和热血都洒在新闻这片田地里。我深信机遇总是垂青勤奋者,成功总是青睐有准备的头脑,执着和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凭着这样的信念,我努力工作着。

时光倒回2005年,在团场中学教书25年的我,走进宣传的大门,做了一名兼职通讯员,一边继续教书,一边学习新闻写作。那时满怀着见大世面、报大事件的激情,不曾想却被泼了一盆冷水。

相关文章